【每日寫作】成為這個社會真正需要的人#118

Spread the love
createyourownlives-be-the-hero
有時候在台灣生活,我都會覺得台灣的步調很慢。不只是生活的速度比較慢,甚至有時候我都會開始懷疑台灣人的生活是不是也開始空轉起來。新聞大量播著沒有營養的節目、討論的話題可能也是不脫遊戲或是影視明星的八卦。整天都在怪罪外在環境,說誰誰又對不起自己,而不是思考自己到底努力付出了些什麼,我常常都會困惑人們到底都在做些什麼。而認真生活的人,永遠看起來是那麼的少。

我們為什麼而生活?

看著人們每天的生活就是一早起來上班、忙到下午後下班。回家之後稍微做一下其他的事情,一天就這麼結束了,然後接著迎接明天的到來。有時候我都會想,人們到底為什麼活著。如果我們關注著永遠只是當下、或著是當天,那我們跟其他只關注吃、睡覺、繁衍的生物,又有什麼其他的不同?『我們必然是要帶著意義的活著,努力朝向未來邁進。』,我心中這樣想著。


 

我很喜歡看笑來老師的文章,每天基本上都會反覆閱讀,而他也在《得到》App上,開了屬於自己的專欄,名稱就叫『通往財富自由之路』。不過他也開宗明義地跟大家說了:「我不是教別人怎麼賺錢,我是教別人怎樣變得更值錢。」。他又說了:「我只知道一個道理,很簡單的道理-人們最嚮往的東西是希望;最實在的希望是不斷成長;成長結果必然是財富累積…」。笑來老師又說了:『在一個高度市場化的世界裡,一個人的價值應該約等於他的社會貢獻率。』。

 

所以從這個角度來看,是不是我們薪水越低越代表我們對這個社會越沒有貢獻,而我們的存在越沒有價值呢?因此我開始思考了這個問題。

改變社會的人

王建民,出生在台南縣郊區關廟鄉新埔村。一個小時候個子很高,但是沈默害羞的孩子,因為熱愛棒球這個運動,開始逐漸在棒壇上逐漸發光發熱。在2006年和2007年球季,他在美國素有邪惡帝國稱號的洋基隊效力,並為球隊連續兩年都取得19勝以上的佳績。是為台灣運動史上第一位年薪破億的運動員,也在2006年,獲得美國職棒美聯賽揚獎(被投手們視為至高無上榮耀的獎項)票選得分第2名。2007年5月時確定入選為「時代雜誌2007年全球百位最有影響力人物」,成為台灣第三位獲得此榮譽的人物。

 

我相信每個人在這個世界上都是無一無二,有他存在的理由,至少對他周邊的家人還有朋友來說。但是對我們這個社會來說,又要如何衡量這個人是不是社會不可或缺的?

 

就讓我們拿王建民來說,如果今天王建民突然消失了,對我們這個社會會有什麼影響?

 

如果沒有他,我們不知道原來台灣人能投得這麼好;如果沒有他,不會有這麼多的人開始看大聯盟,並創造了台灣另外一波的運動熱潮和商機;如果沒有他,台灣的年輕選手就少了一個可以追尋的榜樣;如果沒有他,我們就少了一個讓我們值得驕傲的人物。王建民的存在,究竟對台灣社會有沒有價值,我想答案是不需多說。而其實到了今天,他仍在MLB跟傷痛還有壓力奮鬥,為了自己的理想不斷努力著,也持續激勵著台灣的人們。

如果今天“我”突然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不過假設今天我突然從這個社會消失了,對這個“社會”有什麼影響?其實,根本就沒有什麼區別,因為“現在的我”對這個社麼來說沒有什麼影響力,也確實沒有什麼重大的價值。再讓我們換個角度來看,如果今天你突然從工作離職了,或是不小心身故了,因此公司臨時少了個人,會不會對公司有影響?如果今天你的消失對公司來說根本就不痛不癢,那其實根本就說明了一件事,你根本就只是個螺絲釘,或是更慘的是免洗餐具,用完就丟;但如果今天因為你的消失,讓公司覺得惋惜不已,運作大受影響、營收下降,那是不是就可以說明你對這間公司是有價值的呢?

 

所以,若是有一個人突然從這個社會上消失,人們會感到可惜、覺得不值、開始思考他的好,這樣的存在,才是真真切切得有“價值”;同理,這個判斷標準也可以用來衡量每個人、事、物,一個人所影響的範圍越大,你就越可以說他對許多人們來說有價值。不過相反的,如果今天你的消失會讓很多人鼓掌叫好的話,可能就要稍微檢視一下自己了(但其實有人恨你不打緊,有人愛你可能更重要。)。

我們要如何衡量自己對社會的價值?

我們可以用很世俗的錢,或是無形的影響力來判斷。

1.你值多少錢
笑來老師說了一句話:『在一個高度市場化的世界裡,一個人的價值應該約等於他的社會貢獻率。』,金錢絕對不是衡量價值唯一的方式,但很多時候,它確實是一個很多人們採用的衡量方式。比如說我今天做了一個好的產品,很多人買單,我就可以試著說:『我創造出的東西是有價值的。』;而今天你嘔心瀝血的做了個東西出來,卻沒有人買單,這種時候說自己創造了很多價值會不會心虛(我們當然可以說別人不識貨,說要讓時間證明一切,但如果你想讓時間證明你做的東西是有價值的,不也是在未來尋求別人對你的認同嗎?)?
2.你影響了多少人
如果不讓我們談“世俗的錢”,我們也可以用另外一種無形的方式衡量創造的價值,那就是“你改變了多少人的生活?”。這種貢獻其實是很無形的,但是有時候你確實就是為他人的生命帶來了些不同。像是德雷莎修女、甘地,還有有臺灣史懷哲之稱的-連加恩醫生,這些人的價值需要用錢來衡量嗎?我想根本就不需要,這些人的存在讓這個世界有大幅的改變,而也因為他們影響了更多人,讓這個世界變得更好。

 

但是也要小心,千萬不要把人帶往了錯誤的方向,有時候我們自以為的正確,往往可能在根本上就犯了錯。所以我們必須時時的檢視自己的行為,持續修正自己的價值觀。

要如何成為對這個社會有價值的人?

先從開始思考:『我要為這個社會創造價值』開始。

 

有時候不要小看這個從思維上根本的改變,正是這個小小的改變,有可能為你的人生帶來巨大的改變。由於電腦是一個高度仰賴邏輯判斷和語法的機械,所以一但你的指令不夠明確,甚至是無意義的,電腦一定也只會輸出不明確或是無意義的結果,所以在computer science裡面有一句常說的話叫做“Garbage in,garbage out.”而這句話其實也可以完整的體現在人生當中,你輸入腦海裡的訊息是什麼,你必然會產出什麼樣的結果。而同樣的,你若是開始在腦海中植入了「我就是要為這個社會創造價值」,你的行為模式就會完完全全的改觀。

 

但是究竟具體要如何做到,我其實心中還沒有定見,因為我還在這條道路上努力當中。但是我的做法就是,把『我要為這個社會創造價值』的想法放在腦海中,並且不斷地用前面兩個方法評斷自己目前的價值。

總結

為社會創造價值從來就不是一條簡單的道路,而也不見得每個人都願意走上這條道路,因為這條路絕對不輕鬆。但是我認爲走上這條路絕對是必要的,畢竟,如果可以因為自己的存在或是努力,而有機會讓這個世界有小小的進步,那不是一件很愉快、很不得了的一件事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