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長壽?死亡可怕嗎?什麼又叫做真正活著?#184

Spread the love

createyourownlives-what-is-life

昨天在笑來老師的講座中聽到一段話:「你想,衡量一個人的壽命,最常用的度量衡當然是時間;大多數人也是這樣習慣的。可是,你有沒有想過,衡量一個人的壽命,還可以用距離作為度量衡,反正每個人都在不停地走,雖然有些人是原地踏步罷,但終究還有一些人是在不停地往前走。那麼,最終,你想想看,實際上是不是走得越遠的人越長壽呢?我覺得是。」。

我聽到這段話的時候整個快跳起來,因為我實在是太贊同這段話了!在前幾天看到李飛飛的求學經歷時,我就開始感嘆每個人每天同樣都是擁有24小時,但卻有人能夠把自己的生活活得如此密集、甚至可以說是精彩;而今天又聽到笑來老師這段話時,讓我心中更確信了一個道理:「一個人是否長壽不是看他帳面上活了多久,而是他究竟經歷了多少、又留下了多少痕跡。」

我認為之所以不看一個人在「時間」上是否長壽,而看他經歷了多少事情作為衡量的指標,就是因為每個人利用時間的方式不同,密度越高越有機會經歷更多不同的有趣事物。

用距離衡量壽命

舉一個極端一點的例子來說,今天有個40歲的人出了車禍或是突如其來的疾病讓他陷入了昏迷,至此之後臥病在床了39年,不過在79歲時奇蹟甦醒,但又在80歲時過世。這個人看起來活了很久,但始終覺得哪裡怪怪的,因為他人生中有39年是空白的啊(假使這段時間他的大腦沒有辦法經歷外界發生的事物。)。再讓我們看另外兩個例子,今天有一個人活到了60歲,但卻每天滑手機、無所事事的殺時間;另外一個人活到55歲,但卻是兢兢業業地認真生活、經營自己的人生,讓生命的每一刻能夠充實。在兩個人的生命各自走到終點時,你們認為誰的人生更「長壽」、而哪樣的人生又會是你們想要的?

我不確定人們的想法是什麼,但我很認同笑來老師說的話,用「距離」而不是「時間」衡量。從今以後我會用我走的距離衡量我的壽命,而不僅僅是用我活了「多久」來判斷自己是否長壽。

關於死亡

但我這幾天在想的是-死亡到底有什麼可怕的?如果我今天死了,世界會有什麼改變嗎?我想我的離去對這個世界上來說不外乎是:親朋好友-難過是必然的,只是根據關係遠近,難過的時間不同;社會-不客氣地說,沒有辦法創造價值的我,消失了說不定對社會還好勒。

老實說如果我今天從社會上消失我會不會覺得有點可惜?當然或許有一點,但還真不會那麼惋惜。不過說歸說,我還是有些事情很想要完成,那就是-盡快賺取足夠的金錢讓我爸媽能夠下半輩子無後顧之憂。而這是我目前最想達到的里程碑,或許也可以說,若是我沒有做到我會非常後悔的一件事。

那在有限的生命歷程當中,我求的到底是什麼?坦白說,我不知道。但是史蒂芬金還有畢淑敏先生的各一段話讓我對生命的看法有了點定見

從我21歲起我的(生命的)期望值是零,而在那之後所有的一切都是額外的激勵-史蒂芬霍金

人生本無意義,意義是活出來的吧-畢淑敏

因此在有限的生命當中,若是我在達到讓我爸媽無後顧之憂之前,我生命中的期望值是負數、後悔指數是正;但若是在我已經達成目標的那一剎那開始,生命期望值轉為正數、後悔指數變為負。簡單一點來講就是在達成目標之前我會,努力不懈地盡快達到我設下的目標;而在我達成目標的那刻開始,我每多活一分一秒都是賺到,而我也必然更加珍惜我自己的生命。生命本就無常,我只想活出屬於我的精彩。

在歷史長河中留下痕跡

狗在散步時往往會傾向於盡可能地透過尿液留下印記、標記自己的領域;而其實生物活著的目的之一,也是為了傳遞自己的基因。而更扯的是,很多生物在交配完之後乾脆直接去死或是變成肥料,因為任務已經達成。當然我並不是說人活著只是為了交配、雙方結為家庭只是為了傳宗接代。我想說的是,在大多數人的生命當中,人們總是盡可能地希望能在他人眼裡、這個世界上留下些什麼,因為這是證明一個人曾經活著做好的證明。

而同理,對我來說證明自己活著的辦法就是為這個世界上留下許多正面的印記。

Kobe Bryant-曾獲得5次NBA總冠軍、2次NBA FMVP、1次NBA年度MVP、18次入選NBA全明星賽、2次NBA例行賽得分王,而今年洛杉磯市宣布每年的8月24日為「Kobe Bryant Day」。

富蘭克林-出生於美國麻省波士頓,是美國著名政治家、科學家,同時亦是出版商、印刷商、記者、作家、慈善家;更是傑出的外交家及發明家。他是美國革命時重要的領導人,參與了多項重要文件的草擬,並曾出任美國駐法國大使,成功取得法國支持美國獨立,同時被視為美國國父之一。而現今美國最大面額-一百元美金上仍舊印著這位偉人的頭像。

我無異把自己跟這些表現傑出的人士相提並論,否則我的臉早就啪啪啪地被打得連我媽都認不出來了。但是對於洛杉磯的市民、熱愛籃球的球迷或是美國公民甚至其他國家的人們,這些傑出人士的名字會長遠地留在人們的心中,而在他們「短暫」的生命當中,對不同個體的世界所作出的貢獻也是有目共睹的。對於這樣的傑出的人來說,他們是不是也相當於在人們的心中,「活了」很多個輩子呢?

結論

我每天都活得很過癮,即便現在還有很多現實的問題還沒有解決,而我也期盼能夠盡快的將期望值轉正、後悔值轉負。人生本就無常,而我也對人生不會有戀棧,我只期盼能將人生活得精彩、證明自己曾經活著。

P.S.所以有沒有哪個城市改天也來設個「林家弘日」XD。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