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是否該說服別人?又該如何給別人意見?#186

Spread the love

createyourownlives-dont-persuade-just-interacte

這是一個困擾我很久的問題,也許是因為在人們的生活當中,不是在給予別人意見,就是在被給予意見吧。但是隨著年歲的增長,人們跟人們之間意見給予的情況也漸趨頻繁,但似乎我也開始發現所謂的「給意見」其實效果往往都很差,甚至有時會造成雙方情緒不佳甚至反目。其實人與人之間的交流本來就是很看重雙方對於事物的背景、價值觀、是否能夠願意交流等等的因素給影響,而甚至交流的方式就已經決定好這次的交流是否成功。

雖然我希望能夠非常深入的探討、甚至解構如何有效的交流,但礙於學藝不精、程度尚差,所以今天我先記錄一些我的想法,當我形成了自己的方法論後再跟大家分享更多。

以下列出幾點我認為會影響意見交流的因素:

  1. 態度是否正確?
  2. 孰對孰錯?
  3. 雙方真的懂彼此嗎?

並且還會提到:如何讓自己的結論相對正確?

態度是否正確?

其實當我們認為我們在「給」別人意見的時候,通常就已經有了先入為主的觀念,那就是:「我的方法可能比你的方法更好」。甚至更有可能是:「我的方法就是比你好,聽我的!」。我們暫且先不論誰的方法好,但是在這種心態下去做意見的交流時,很可能就會流露出我高你低、我對你錯的情緒。這種時候即使你說的在正確,絕大多數的人都不會採納你的意見,甚至是怨恨你。而更可怕的是很多人不是在給意見,是「硬要」別人接受自己的意見啊,甚至別人不接受還會反過頭來說斥喝對方不懂事、傻、自己好心被雷親。而如果是事情真的演變成這樣那我們自己就虧大了,因為本來是想要「幫助」別人,到最後反而樹立敵人,然後害了自己啊……。

所以現在在和別人意見交流時,我更傾向於會用相對和緩的態度,去陳述我的意見,至於別人接不接受是別人的事,因為別人本來就沒有接受你想法的必要,是吧。當然如何用好的態度去表達也是門很高深的學問,甚至我也常常做得不好,過往樹立的敵人應該也不少吧。但是,人本來就是在不斷的錯誤中學習成長的不是嗎?

孰對孰錯?

其實一個人的價值觀決定了一個人看事情的角度,甚至對很多人來說價值觀比邏輯對錯重要,價值觀才是對的,其他東西都是屁。但是弔詭的事情是,我們究竟要如何有效地恆量一件事情的對錯?是公平正義?法律?道德?大眾思想?

價值觀

讓我們先談談價值觀,我猜ISIS所認為的正義,應該跟很多印度教徒所認為的正義有所不同;跨國公司的高階幹部對於開採資源、砍伐樹木的看法,一定跟綠色和平組織、甚至大眾的看法差很多;同理,一個在賭場流連忘返並期望靠賭翻身的賭徒的看法,一定跟了解機率統計的人看法大相逕庭……。

當人們在進行意見交流的時候,如果你發現對方緊守著的是價值觀、或是自己的想法時,基本上這個時候最好傾向於停止做類似的交流,因為對方基本上不會接受你的想法、甚至不屑你的想法。這種時候除非你有什麼特殊的目標,或是你覺得對方還有點交流的意願,否則我會建議省點力氣、保護自己。

但是如果對方不是把價值觀當做第一優先,而是願意理性地去看待邏輯還有你的意見之時,人們才有可能去做進一步的溝通跟交流。不然對方不想聽你說的你還是那麼想講,那你就寫文章罵他啊(開玩笑的啦)。

如何衡量對錯

我真心覺得對錯不易衡量,但是我覺得科學最偉大的地方就是,用數據還有結果去證實某些事情(可能性)。太多時候我們溝通時都是根據想法,或是根據別人想法的想法傳遞思想,而甚少人會使用建立在科學結論上的事實甚至是來自事實的看法。所以很多時候我們邏輯混亂、似是而非就是這樣來的,因為從一開始就錯了,後面也別想是對的。

因此邏輯清晰、多根據事實說話就變成了最好的方法,否則你這麼想要自己覺得對就不停的說,那你去當立委或是議員幹譙官員啊(我隨口說說不要當真)。

你們真的懂彼此嗎?

很多時候我透過「自己」的分析、推論、比較後得出了一個我深信的想法後,在和別人交流時卻似乎無法有效地傳達對方自己的想法,進而會讓對方感到懷疑、不解甚至批判,但是我確實認為自己是對的啊(假使我「真的」正確),對方為何不懂呢?但是沒有人是對方肚子裡的蛔蟲,你認為重要的對方可能不這麼認為,不論是從價值觀或是背景知識來看,雙方微小的差異就有可能帶來巨大的歧見。所以在溝通時更多時候我們可能會需要不斷的去確認對方的想法,以避免自己過早下判斷而誤解了對方的意思,進而造成交流的困難。

所以很多時候不要認為對方想法跟你不一致就是錯的,可能他看得比你還遠還正確,只是你自己不夠理解對方的思考脈絡;而同理,當對方不認同你時你也應該仔細思考,我們自己有沒有用清晰而且容易了解的方式傳遞訊息,讓對方不至於在這個過程誤判你的想法。

怎麼讓自己的結論相對正確?

就像前面所提到的一樣,有太多的因素會影響不同的人對同一件事的看法,甚至用科學的角度探討同一件事也都會出現各界看法不一,而無法下最後的結論。所以我們能做的基本上就是多看科學結果、尊重邏輯分析,然後在自己的人生中不斷的測試、修正、總結,然後漸漸的形成「屬於自己」的方法論。當你在根據事實還有邏輯做了極大的努力得出了一些結論,並且深信不疑之後,基本上對於其他人給你的意見和看法,你就可以單純當作參考就好。畢竟你已經在這個方法論上琢磨了那麼久,而很多人沒有仔細研究過的人給出的意見,參考的價值確實不高。就像是台灣的股民們一人一信說要教巴菲特或著是其他厲害的從業人員選股,你覺得這些人該理那些股民嗎?

但是這不是告訴你要自傲或自負,而是你依舊要不聽的修正屬於自己的方法論,讓正確率越來越高直到成形,而方法論成形的一天甚至有可能不會到來,因為你會持續的優化它。

結論

人跟人之間的意見交流是如此的不可或缺,但很多時候我們卻無法有效的交流甚至讓彼此反目。我只能說所有的事情都是科學、所有的事情都需要學習,只要持續讓自己進步,我們終將找到更好、更有效率的方法處理一切的問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