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用階級 X 奶頭娛樂 X 掌握資源 #233

Spread the love

「11月18日,北京市大興區的一棟群租住房發生重大火災事故,造成19人死亡,8人受傷。大火導致北京市內燃起為期 40 天的「安全隱患大排查、大清理、大整治專項行動」,聚居在市內出租公寓、工業園區等地的大量外來人口被迫搬遷。」— 端傳媒

這些被盤查、清除的人們,就是北京當局口中的「低端人口」

看起來很驚悚是吧?因為究竟是怎樣國家,才會對自己的國民做出這種事呢?

在北京當局的口中,「低端人口」只佔了所有北京市民的一小部分。但是事實上,未來全世界各地可能會出現大量的「無用階級」。

無用階級

在「人類大命運」這本書中,作者哈拉瑞就提到了未來出現大量「無用階級」的可能(台灣版是翻成無工作階級,但某種程度上,我覺得中國版的「無用階級」更寫實也更尖銳)。現在的我們都知道AI崛起,有越來越多的工作有被取代的可能,大家最常舉的例子就是各種司機。像是貨運司機、公車司機、計程車司機等等。當無人車開始大量正式上路的同時,就是他們的失業之日。

當他們失業時,政府理應會協助他們轉型、輔導他們學習更多就業相關的知識。但尷尬的是,在那個年代的工作,能夠快速轉型的不是有很多其他競爭者(可能同為被機器人取代的受害者)、不然就是機器人虎視眈眈地想要取代;另一方面被機器人取代性較低的,很有可能是需要長時間培養專業知識、不然就是薪水低到沒有公司想開發機器人取代。不論是哪種情況,這些「無用階級」都會面臨巨大的心理壓力。

而要在經濟上解決他們的問題,也許要靠的就是「發放基本生活津貼」,來因應未來因為機器人或AI取代人類工作造成的經濟問題。

奶頭娛樂

「奶頭娛樂 — 泛指那一類能讓人著迷、又低成本、能夠使人滿足的低俗娛樂內容。」— 取自維基百科

由於在真實社會中無法賺取足夠的金錢,在未來尚未出現的職業當中又不知是否有適合他們的、能夠讓他們從工作找到滿足感的工作,所以這些群眾很容易就會陷入經濟與心理上的失落。不過,慷慨的政府利用基本生活津貼解決了他們經濟上的問題,接下來這些人就會開始找尋其他管道,來解決他們心理上的失落。而更有可能的情況是,他們越來越傾向虛擬的世界尋求依託。

不過其實,不論在虛擬、或是真實的世界尋找滿足感並沒有高下之分。因為對我們的大腦來說,不論這個刺激源是來自我們口中的「真實」或是「虛擬」,只要讓大腦覺得開心就夠了。

「在一項著名的實驗中,科學家把電極連接到幾隻大鼠的腦子,大鼠只要踩下踏板,就能創造出興奮的感覺。接著,他們讓大鼠有美味的食物和踩踏板這兩個選擇,結果大鼠寧願選擇踩踏板(很像是小孩寧願打電動,也不想下樓吃飯)。這幾隻大鼠不斷的踩下踏板,直到因為飢餓和疲憊而倒地不起。」—人類大命運。

對這些大鼠來說,其實這些興奮感來自於什麼原因不重要,只要感到興奮就好。而我們人類又何嘗不是?

也許有人會說,造成人們逃向虛擬世界的原因,是因為貧富差距不斷擴大所引起,所以我們應該致力於弭平貧富差距。但是要實現這件事情,可能比登天還難:

「蓋茲、貝佐斯和巴菲特三人財富能夠與美國50%民眾的合計所得相匹敵,也指出了富比世榜中前400名富豪的收入,比美國64%中低階層民眾還要多,就是8000萬戶家庭、約2億人的總收入」— 風傳媒

貧富差距不斷的擴大,短時間之內似乎看不到解方。而我猜未來,應該也永遠沒有辦法解決了吧?因為回顧歷史,我們永遠可以看到少數人群鞏固權力=>最終引起民怨被推翻=>新的當權者(不論是當代或新一代)開始鞏固權力的無限巡環。

掌握資源

對世界上大多數的人來說,我們都很有可能受到「成為無用階級」以及「貧富差距擴大」兩件事的夾擊。而推動這些事情的主因,就是前述不斷提到的科技崛起。

未來比較富有的人,可能可以替自己尚未出世的小孩修正基因,讓他們有愛因斯坦的智商、麥可喬丹的體能還有布萊德彼特的外貌;這些富有的人還可以選擇各種器官移植,有效的延長自己的壽命。他們現在是你的老闆,未來他們還會多活50年、活到100多歲,繼續當你小孩的老闆喔;又或著,這些有錢人可以選擇在自己大腦裡面植入機械,讓自己跟電腦連接。他們可以做出的決策比一般人更快、更好更準確,自然也更容易鞏固他們的地位。

從很多角度來看,讓這個世界變得越來越平等,感覺是越來越難了。

或許我們該去思考的是,當科技崛起、貧富差距越來越大、成為無用階級的威脅增加,我們究竟應該如何去應對這些挑戰?舉例來說,AR/VR還有各式遊戲在未來的社會裡,應該會有更好的發展。因為會有越來越多的人把他的時間和金錢依託在這些事情上。

事實上,我覺得我們最應該做的、而且也能幫助這個社會的,就是努力讓自己成長、並成為資源掌握者,不論是行政資源、金錢資源、影響力資源等等。成為資源掌握者,最重要的就是能夠把真正重要的資源拿在手中,接著再把這些資源分配到適合的人手上。而不是讓貪得無厭的人掌握了所有資源,然後完全不讓其他人有機會使用。

但是當我們努力的成為掌握資源的時候,我們要切記不要讓自己發生「換了位置,換了腦袋」的情況。

還記得勇者屠龍,但是最終自己也變成惡龍的故事嗎?

「從前有一條惡龍,每年要求村莊獻祭一個處女,每年這個村莊都會有一個少年英雄去與惡龍搏鬥,但無人生還。又一個英雄出發時,有人悄悄尾隨。龍穴鋪滿金銀財寶,英雄用劍刺死惡龍,然後坐在屍身上,看著閃爍的珠寶,慢慢地長出鱗片、尾巴和觸角,最終變成惡龍。」

我們應該要自許成為勇士,但是不要成為惡龍。否則等到時候被刀子架上脖子的,就會是我們了。

後記

或許我們能夠用「稟賦效應」來解釋為什麼人總是換了個位置就換了個腦袋。

「稟賦效應或厭惡剝奪,形容當一個人擁有某項物品或資產的時候,他對該物品或資產的價值評估要大於沒有擁有這項物品或資產的時候。」— 維基百科

簡單的來說,當人們曾經擁有一個東西,人們就會比尚未擁有時更加看重那個東西,甚至捨不得失去他。對於那些掌權的人來說,當他們是抗爭者、或是革命者的時候,他們手頭上並沒有權力。而他們想做的也是從當權者手中奪下權力,然後分配這些權力(有可能是分配給大家,但或許更有可能是大量的分配給自己)。

但是當他們一但上位時,他們就搖身一變成為權力擁有者,稟賦效應就會迅速地開始作用。自此以後,他們就再也捨不得跟手頭上的權力說再見,更有可能是透過打壓、壟斷、傳承給子女等方式不斷鞏固自己所擁有的東西。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